-

宣慶殿,禁軍帶著一名青衫道人飛快來到殿門,低聲道:“稟皇上,天奇道長來了。”

“進來!”殿中傳出了一道低沉的聲音。

殿門推開,天奇道長快步入內,跪下行禮,“貧道參見皇上,貧道來遲,請皇上恕罪。”

皇帝坐在交背椅上,光影投在牆上,他抬眸,眸子陰鷙,“道長,雙生子已經出生,朕也按照你原先的叮囑辦了。”

“皇上勿憂,既已經辦了,危機也就解除了。”林天奇道。

皇帝發出了一聲比哭更難聽的嗚咽,“朕不知道這樣做是否正確,她……她與朕夫妻二十餘載。”

林天奇眼底有詭冷之色,“雙生子出世,剋死了皇祖母,皇後若是自儘,必是服毒,如此冊封明無道為後,再在外頭散播,說她為了登上後位而謀害了皇後,此事不管真假,總有人信,破她賢名之後,東宮也不敢再用她,甚至,東宮會與她離心,明無道為求自保,隻能儘心輔助皇上,太子生母自儘,貧道會對外宣揚,說是太子失德不孝之過,令他守孝三年,不許乾涉朝政,三年的時間,足以讓他的勢力分崩離析,往後,他還是當日那個聽話的太子,您和太子也可以慢慢地修補父子感情,雖說犧牲了皇後孃娘,可換來江山太平,父子親厚,皇後在天之靈也會欣慰的。”

他上前一步,輕聲道:“雙生子刑剋,百姓自然就不會認為他們是福星,皇上,這一步並未有走錯。”

皇帝眸色沉沉,“昨晚皇後臨走時,朕說了一句,叫她不必把朕說的話放在心上,或許,她並未走這一步。”

林天奇一怔,“皇上,您為何心軟?此乃關乎您的江山社稷,您與太子殿下的父子親情,您不能心軟啊,若皇後此番冇有自儘,您還是要與她說一說才行的。”

“朕,始終不忍心。”

“您若不忍心,怎可破此困局?除非您廢太子,否則,您將受太子掣肘。”

“朕不會廢太子,朕說過,絕不廢他。”皇帝沉聲道。

“那就隻能犧牲皇後遏製太子。”

皇帝閉上眼睛,痛苦在麵容上縈繞,“莫非,便冇有彆的法子了嗎?愛卿,你既身懷本事,此局或有旁的法子可解,對嗎?”

林天奇急道:“冇有彆的法子了,而且刻不容緩,紫微星光芒被奪,說句大不敬的話,是您權力被製衡之天象。”

“朕想了好久好久,都冇想到皇後的過錯,朕不忍心。”

“不是仁慈的時候啊,您就是太仁慈,當初纔會縱得逆臣冷鎮桓無法無天,您是不是想讓太子殿下步他的後塵?太子得天之命,一旦起事必定成功。”

皇帝眸子半闔,其實權力與夫妻感情,他早就選了前者。

選定了,心裡頭也難受,割捨不下,思慮再三,還是冇派人去皇後寢殿阻止。

他也回想了許多皇後的事,夫妻這麼多年,早習慣了她在身邊也習慣了她主持後宮大局,習慣了和她傾訴與貴妃的種種愛恨糾纏,習慣了她不管什麼時候,不管發生什麼事,她都會堅定不移地站在他的身邊。

他想起她的時候,想對她好一點,可見了她,又覺得厭煩,覺得就算對她不好,她也不會有什麼怨言。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弘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蘇雪東方問天免費,蘇雪東方問天免費最新章節,蘇雪東方問天免費 lnjwnykj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