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慢慢地走了出去,站在廊前,眺望遠方,但其實在這個位置,能看到的不過是高聳的殿宇翹角。

再遠的地方,便什麼都瞧不見了,彷彿是被關在了此處,隻能仰望這一方天空。

他下了一道旨意,要蘭姑姑和齊姑姑為皇後殉葬。

她一個人上路太孤獨了,找兩個她熟悉的人陪著她去,她就不會害怕了。

當初第一次入宮,她也是非得要她們二人陪著的。

旨意一下,蘭姑姑和齊姑姑臉上反而是有一種釋然的神情,悲痛也冇了。

這是她們想要做的事情,就算冇有旨意,她們也會陪伴皇後而去。

兩人跪下,神情肅然,“謝主隆恩!”

慶公公扶著皇帝,輕聲道:“皇上,昨晚娘娘對奴才說過一句話,希望她們二人能自然終老。”

皇帝目光空洞,自然終老?

南宮翼天大步出來,道:“父皇,兒臣有話,想與父皇私下一談。”

皇帝看著他,這個他曾經最寵愛的兒子,曾以他為傲,曾為他自豪,可如今他的眼神,充滿了懷疑與陌生。

皇帝的眼神漸冷,腰脊挺直,“朕不想說話,你當兒子的,配合內府和禮部把你母後的喪事操辦起來,你母後素來疼愛你,念這一份慈母情,你為她守孝三年,這三年你不必過問政事。”

若無這一句話,南宮翼天還心存僥倖,認為母後真有可能是心疾突發。

但這一句三年不過問政事,聽在他耳中,卻彷彿千支箭隻穿透心窩,痛得他幾乎不能呼吸。

為了遏製他,竟賜死了母後。

他眼底陡生了恨意,上前一步便要質問,冷瀟卻迅速牽住了他的手,搖搖頭。

他滿身的怒氣強行壓住,緊握的拳頭也緩緩地鬆開,目送慶公公扶著他遠去。

回到東宮,南宮翼天便立刻把慶公公請過來問話。

慶公公十分為難,有些話,他是真不能說,跪在地上垂淚道:“殿下不必問了,奴才能說的必定告知,若不能說的,也請殿下饒恕奴才,但是奴才一定會力保蘭姑姑和齊姑姑的性命。”

南宮翼天眸光森然,“慶公公不必害怕,本宮不問你其他,隻問你昨天晚上母後見了父皇出來之後,她說過什麼話。”

慶公公如實道:“奴纔是陪同娘娘一同回宮的,娘娘說可惜了寒梅還冇開放,她多想看一場梅花盛放,她說很高興皇孫出生了,她見著皇孫了,也說如果冇有她,您和皇孫都能活得恣意快活一些,而她也能快活一些。”

南宮翼天心頭鈍痛不已,聲音也如寒霜般冰冷,“她說了這些話,公公心裡就不明白是什麼意思嗎?”

“奴才愚鈍!”慶公公跪在地上,掩麵痛哭。

南宮翼天攥住扶手,怒氣不斷翻湧,他隻能極力壓住,因為他很清楚,這怒氣不該是衝慶公公發的。

這些年,慶公公能做的事情他一定會儘力去做,但是在禦前伺候,他也有許多無奈和不得已的地方。

半晌,他伸手去扶起慶公公,聲音禁不住地哽咽,“母後的後事,也勞煩公公費心盯著,有不妥的地方,記得來告知本宮。”

“殿下放心,奴才一定會的。”慶公公羞愧難當,昨晚想過千百次要去東宮,但是禁軍一直盯著他,他走不開,皇上也不會讓去報信的。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弘雅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蘇雪東方問天免費,蘇雪東方問天免費最新章節,蘇雪東方問天免費 lnjwnykj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